位置:首页 >> 保密技术 >> 内容

电话窃听

时间:2005-3-8 14:40:30  
点击:3559    作者:    来源:    【字号: 】【打印

        自1876年美国科学家贝尔发明世界上第一部电话至今,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它已成为当代社会最普及的通信方式,人们称它为现代社会的“神经系统”。现在,美国每3人就有两部电话机,日本平均3人有一部电话机。在一些工业发达的国家里,农村和城市的自动电话网已联成一体,甚至连国际电话也自动拨号直接通话。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各种新的电话通信技术,如可视电话、传真电话等,正在逐步推广使用。电话中所容纳的秘密情报更是无法形容,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各种秘密情报和信息都可能在电话线里传递。因此,各国间谍情报机关都把窃听电话作为窃取情报的重要手段。
        为了窃听电话,许多国家的谍报机关都建立了庞大的电话窃听系统。在国内,他们对外国大使馆、领事馆和外国其他办事机构的电话,以及他们用来接待外国人的宾馆里的电话,都建立了完备的电话窃听网。只要操作电话集中窃听设备上的开关,就可以听到所有被控制的电话。在国外,他们又把自己的大使馆、领事馆等机构作为本国领土的延伸,建立庞大而先进的电话窃听系统来窃听别国的秘密。据黎巴嫩《阿拉伯周刊》1989年1月统计,目前,对电话通信进行24小时不间断窃听的专职人员的数字为:法国2800人,美国6500人,苏联5500人,英国8000人,联邦德国2000人,全世界窃听电话通信的专职人员总数为35000人。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它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间谍窃听电话活动的猖獗。
        下面对电话窃听的种类作简要介绍:
        (1)有线电话窃听
        前民主德国间谍情报机关的“特殊器具工厂”曾研制出一种专门窃听电话的窃听器,它由电话窃听和录音机两部分组成。这种窃听装置安装使用都十分方便,只要选择好电话线的适当位置,把电话窃听头上的带两根细针的导线插入电话线内,分别与电话线接通,微型录音机就能录下电话声。由于电话窃听和录音机的电源都是电话线上的电源供给的,所以,只有在有人打电话时,电话窃听头和录音机才开始工作;没有人打电话时则不工作。整个窃听过程完全是自动的,录音机的起动和停止不会发出声音,不易被人发现。人们称这种窃听装置为“电耳”,它常常被谍报人员用来偷听电话,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20世纪50年代,在西柏林发生的“地下隧道”窃听事件,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有线电话窃听史上最成功的一例。
        1954年,美 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收到一个由潜伏在民主德国的3 名间谍传来的情报:在东柏林近郊的格林尼克村有一条地下电缆,这条电缆可容纳432条电话线路,这个地下电缆的接头离西柏林近郊的鲁多夫村仅有6英尺的距离。
        得到这个至关重要的情报后,杜勒斯决心逾越这仅6英尺的距离,去接近那个具有无限情报价值的地下电缆的接头。于是他命令特工人员,在鲁多夫村开凿一条地下隧道,直通这个电缆。
        1954年冬天,地下隧道工程开始动工。为了不引起苏联和民主德国间谍情报人员的注意,他们把隧道口选在离地下电缆接头较远的地方,上面还建起了一个雷达站。他们把掘出来的土先放进雷达站的地下室,然后装进一只只大木箱,木箱外面再贴上各式各样的使人不起疑心的标签,趁着黑夜用卡车偷运出去。
        这条地下隧道长10英里,直径6英尺,隧道的四壁全用厚铁板镶接而成,铁板表面贴有隔音材料。隧道里装有空调设备来调节温度和湿度,用水泵来排除渗出的地下水,还装有折射日光灯。隧道的主体工程是窃听室,窃听室里设有交换台、电流升压器和432个扩音器。这些扩音器又都一一和东柏林的那条地下电缆中的电话线路对应。此外还有一套精密的窃听和录音装置。窃听线路用厚厚的铅皮包着,穿过一层木头隔板,通过一条陡直的甬道和两重结实的铁门,最后接到东柏林的电缆接头上。这样就能听到“铁幕那边”电话的声音了。这些电话的声音经过扩音器扩大音量后,输送到隧道上面的雷达站。在雷达站里设有432架磁带录音机,它们能把窃听到的所有电话声音都录下来。
        这条地下隧道修成后,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极其方便而又准确地窃听到东柏林和莫斯科之间往来的电话了。中央情报局总部为了分析这些窃听来的电话,专门派出几十名工作人员昼夜不停地工作。
        这个地下隧道的窃听活动秘密而平安地进行了一年多,直到1956年春天才被苏联发现。
        1956年4月22日,一位年轻的苏军通讯员在进行例行的电话线路维修时,突然发现了一条“散杂线路”。他便顺藤摸瓜,发现了一扇封闭的地下铁门,铁门上写着“奉司令官之命,严禁入内”几句俄文。他有些迷惑不解,就去请示上司。上司让通讯兵对这扇门进行检查。于是,他和另外几个通讯兵破门而入,终于发现了这条地下隧道。据民主德国报载,当时正有3个美国人在隧道里工作。他们被通讯兵发现后,仓惶逃跑,竟忘记关掉窃听器和日光灯。为此事,东柏林的报纸、广播都发表了头条新闻,苏联政府用最严厉的措辞向美国政府提出抗议,要求严惩开凿这条地下隧道的“从事间谍”活动的人员。并说:艾伦·杜勒斯的妹妹、美国国务院德国问题专家埃兰娜·兰辛·杜勒斯女士曾两次到这个地下隧道“检查工作”。东欧一些国家的报纸相继发表评论,指责这种窃听行为严重地损害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主权。
        不久,苏联政府就把这条地下隧道作为游览项目向公众开放,还由向导向旅游者讲解美国中央情报局如何在隧道里搞窃听活动。据说在近两个月的开放时间里,大约有4万人参观了这个地下隧道。美国当局除通过舆论界表示对这个地下隧道“一无所知”之外,对苏联的抗议指责和抨击均保持沉默。
        (2)无线电话窃听
        这种窃听装置的外形与正常的电话耳机中的送话器一样,但实际上其内部都包含着一个电话窃听无线发射装置,它能清晰地把双方打电话的内容用无线电波传送给几百米以外的窃听接收机。还有一种窃听电话的微型无线发射装置,它本身不带电源和天线,可以被巧妙地暗藏在电话机内或电话线路上的某个隐蔽的地方。平时它是不工作的,只有在有人打电话时,这个发射装置才工作。20世纪70年代初期,轰动世界的“水门事件”使用的就是这种窃听器。
        当时美国4年一度的总统竞选正在酝酿,在任的理查德·尼克松为了能在白宫再呆4年,决定作为共和党的候选人竞选连任,并成立了“支持尼克松总统竞选连任委员会”,会址设在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街1701号。共和党的老对手民主党也厉兵秣马,要与尼克松一决雌雄。民主党的候选人麦戈文参议员以越南战争的反对者和激进青年的偶像而颇得人心。几次民意测验表明,尼克松的声望呈下降趋势。
        为了改变尼克松的艰难处境,“支持尼克松总统竞选连任委员会”负责财务工作的戈登·利迪,提出潜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和在麦戈文竞选办公室安装窃听器的建议,以便刺探民主党竞选的策略和活动情况。当时,民主党总部设在华盛顿一个豪华的旅馆----水门大厦,麦戈文的竞选办公室设在华盛顿西南1号街。
        为了尽快付诸行动,利迪找到了一个叫霍华德·亨特的人。亨特曾长期在中央情报局任职,对搞窃听、搜查住所、偷拆邮件、伪造证件等秘密行动十分在行,1970年他从中央情报局负责秘密行动的计划处的高级职位上退休,1971年进入白宫,直接为尼克松服务。利迪和亨特又找到了原中央情报局安全室高级官员,现为“支持尼克松总统竞选连任委员会”顾问的詹姆斯·麦科德,3人一拍即合。
        1972年4月12日,利迪从“支持尼克松总统竞选连任委员会”的金库中拨给麦科德6.5 万美元,麦科德购置了窃听设备,并雇用了一直为中央情报局工作的尤金尼·马丁内斯和3个美籍古巴人。
        5月26日深夜,利迪、亨特、麦科德、马丁内斯和3个美籍古巴人开始行动。兵分二路,亨利和一个古巴人进入水门大厦,遗憾的是他俩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打开通往民主党总部办公室楼梯的那扇大门的铁锁,只得悻悻作罢。利迪、麦科德、马丁内斯和另外两个古巴人穿过弗吉尼亚大街,前往西南1号街麦戈文竞选办公室,大楼的入口处被邻近的一盏灯照得通明,而且还有一个醉汉在大楼前闲逛,一直到5点钟天亮,总有人在入口处附近来往,利迪一伙无法潜入,也只好作罢,悻悻而去。第二天午夜1点30分,麦科德一伙终于在民主党总部办公室和秘书的电话机上装上了窃听器,但是他们仍然无法破门进入麦戈文竞选办公室。而且,令人失望的是,装入的那两个窃听器,一个完全失灵,而另一架电话机窃听录下来大约200次电话,大多是女秘书用来和已婚的政客安排幽会的,毫无价值。就是这部被装上窃听器的电话机不久也出了毛病。
        6月17日他们决定再闯水门。夜里12时左右,马丁内斯和3个美籍古巴人住进水门大厦的214号和314号房间,麦科德和其他几人则溜到汽车库准备从车库的便门进入总部楼梯,他们打开车库锁后用胶布粘住车库的门,又溜了出去。这之后,水门大厦的守夜人弗兰克·威尔斯无意中看见了车库门上卡住锁簧的胶布,以为是维修工留下的,就把它扯掉并重新锁上门,然后就去大厦对面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去了。这时麦科德回到车库前和另外几个人会合,发现车库门又锁上了时都吃惊不小,他们就又撬开锁再用胶布粘住,接着进入总部准备修理那个坏了的窃听器。守夜人威尔斯喝完咖啡回来,发现车库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粘上了。事情蹊跷,威尔斯警觉起来,立即给警察局打电话报案,于是警察出动了。当麦科德一伙正在偷偷地检查这个电话机里的窃听装置时,警察破门而入,当场将他们抓住。1972年6月18日,新闻界把麦科德等人潜入水门大厦安装窃听器的丑剧披诸报端,使美国和世界各国为之一哗。自此,民主党、共和党围绕水门事件展开了激烈的斗争。这场斗争持续了两年之久,最后以尼克松被迫辞去他的总统职务而告终。
        其实,尼克松并不是白宫里第一个使用窃听器的人。据《华盛顿邮报》披露,1968年年初,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当时任总统的约翰逊计划再次参加竞选,而罗伯特·肯尼迪参议员却在盘算如何向他挑战。两个竞选对手决定在白宫进行一次私下谈话。按白宫的传统规定,这种谈话是不能被记录下来的,可是约翰逊总统出于斗争的需要,指示他的通讯联络处处长把一个窃听器安放在桌子底下,准备对这次私下谈话录音。
        但是窃听器却出了故障,总是发出微弱的“噗噗噗”声音,原来是肯尼迪作了手脚。他在谈话时,带来了一个公文包,公文包里有一个干扰器。在半小时的谈话中,这个公文包就一直放在他的双膝上,就是这只干扰器,使藏放在桌子底下的窃听器失灵了。
        (3)微波电话窃听
        近30年来,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陆续地采用了微波通信,美国、苏联、日本等国的许多电话都是通过微波进行传递的。
        微波电话比有线电话更容易被窃听。因为微波是直线传播的,它的绕射能力很弱,所以长距离的微波传送,必须在山顶或建筑物顶上架设中继站,以接力的方式进行传输。微波在两个中继站之间的幅射传播常常形成一个楔形地带。在这个地带,只要有相应的接收设备,就能收到微波通讯的信号,就像我们打开收音机就能收到电台广播的原理一样。可以想象,只要能在一座楼的屋顶竖起天线,再加上微波接收机和磁带录音机,窃听微波电子和无线电通讯就易如反掌。一些国家的驻外使馆楼项上天线林立,用处也就在此。
        1977年7月10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华盛顿的苏联大使馆、纽约的苏联驻联合国代表团、芝加哥和旧金山的苏联商务代办处,都在窃听纵横在美国上空的微波长途电话通讯。
        据美国联邦调查局披露,苏联驻美国大使馆楼房深处有一间无窗户的、有隔音设备的秘室,秘室里安装的庞大的电子设备一周内能够监听和录制几千次电话,甚至还能监听和录制美国政府中一些最敏感部门的谈话。
        美国电报电话公司贝尔电话实验室主任威廉·贝尔说:“苏联的电话窃听系统,是首先把窃听对象的电话号码用电子计算机贮存起来,然后从成千上万个电话中进行检测窃听”。如,美国白宫电话号码的前3位大多是“456”,苏联克格勃就把这种前3位数带有“456”的电话号码都贮存在电子计算机里。只要拨这个号码,电子计算机就显示出来并窃听电话的内容。
        美国前总统卡特为了对付苏联的电话窃听活动,曾下令要对苏联这种大规模的电话窃听进行全面调查并采取对策。白宫也曾召集全国11家电话公司和27家有关公司的董事,专题研究如何防止苏联对美国国内电话的窃听。
        尽管美国采取了许多防范措施,但仍是防不胜防。直到现在,美国还有将近1/3的涉及秘密内容的电话无法保护,任其窃听。
        虽然如此,白宫对苏联的电话窃听活动并没有提出公开的抗议。这是因为,美国在世界各地也在干着同样的事情。
        (4)串音电话窃听
        串音电话窃听是指利用电话线路里的“串音”现象进行窃听的方法。所谓电话“串音”,是指一路电话线上可能感应产生另一路电话线路里的电话信号。这种感应产生的电话信号虽然直接听不出来,但用串音放大器大都可以听得很清楚。它是有线电话窃听的一种。
        串音是有线电话中普遍存在的现象,以架空明线电路最为明显。如果两个电话机同属于一个总机,电话线路走同一条电缆,那么当一部电话通话时,在另一部电话上就可以听到串音。有的电话虽然不属于同一个总机,但线路走同一条电缆,或者同机不同缆,也容易互相串音。不同总机的电话,如果引入室内的线路并在一起,或者两总机之间互相借用线路等,也会造成串音。这些串音现象为间谍情报人员窃听电话创造了一个十分有利的条件。比如,一些间谍情报人员只要把电话串音窃听器跨接在他房间里的电话线上,就可以窃听到与此电话同缆或同总机的电话。
        当前,利用电话串音进行窃听,已经成为间谍情报人员窃听电话的一种重要技术手段。许多国家的间谍情报机关专门设计制造了电话串音窃听器,提供给他们派遣到世界各国的间谍使用。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一个国家的代表团到某国访问,住在一家宾馆里,有一个“代表”独住一个房间,其他代表给他的房间打电话总是打不通。代表团成员抱怨说:“电话设备太陈旧”。宾馆知道后,立即请电话公司的人来检查,但没有发现什么故障,机身和线路都很正常。后来发现,这位“代表”在房间里摘下话机,但并不打电话,而是通过这条电话线路,利用串音现象去窃听别的电话线路的电话。

Tags: 窃听
  • 版权所有:辽宁省国家保密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技术支持:辽宁省工业和信息科学研究院

  • 你是第 3547102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