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保密技术 >> 内容

外国间谍机关对我国的窃听活动

时间:2005-3-8 14:39:23  
点击:3733    作者:    来源:    【字号: 】【打印
        长期以来,一些国家的间谍情报机关对我国的窃听活动也十分猖獗。他们的驻华使馆都专门设有窃听房间,装有各种极为先进的仪器和设备。某大使馆内有两部电话,数年间不拨号码、不挂耳机,以长时间占线的方法,专门窃听北京市内的电话。某外国驻京机构发生火灾,我方人员在救火过程中,发现一个房间的电话机上敷设了一段引线,原来是用来接通窃听器的。某国驻广州、昆明、南宁的领事馆人员搬走后,我方检查时发现,多年来他们在我党、政、军及外事机构的电话电缆线路上敷设引线,并建了“房中房”,作为窃听活动的密室,室内墙壁都装有隔音材料。
        在我驻外机构安装窃听器,也是外国谍报机关惯用的伎俩。据统计,从1960年到1978年,我有关人员先后从驻外使馆中挖出200多个窃听器,有的甚至安装和使用了数年之久。1970年一名以驻非洲航空公司职员身份为掩护的克格勃情报人员,将一只漂亮而别致的“航空卡片架”送给我驻外工作人员。这个“航空卡片架”里隐藏着一枚微型窃听器,伪装得十分巧妙:窃听器的发射机隐藏在一个很薄的不到1厘米厚的木板内,这个木板作为航空卡片架的底座,上面装上一个金属框架,这个金属框架,即是窃听发射机的天线,也是遥控接收机开关的天线。航空卡片架上还用法文写着:“航空运输联盟”、“巴黎股份有限公司”等字样。表面上看,它是法国制造的航空卡片架,实际上是间谍器材制造厂特制的无线加密窃听发射机直接窃听和间接窃听,是外国谍报机关惯用的手法。近几年来,每。把这种伪装成航空卡片架的窃听器交给派往世界各地的间谍,让他们以“赠送礼物”的形式赠送给他们感兴趣的外国人。如果接受者把这件“礼物”摆在办公室、宿舍等地方,那么,谈话的声音就能轻而易举地被克格勃窃听。
        利用先进的接收设备当我们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重要会议时,一些外国人驾驶的小汽车就会开到大会堂附近,或徐徐行驶兜圈子,或借故长时间停留。这个怪现象引起了我方的注意。通过仪器检测,发现那些外国人开的小汽车中都装有窃听设备。又通过实地测试发现,当人民大会堂内讲话时,在距大会堂一箭之远的南长街口就可用接收器收听到。
        外国间谍情报人员还经常把安装有长波接收机的小汽车开到我长途电话架空明线附近,窃听我长途电话。北京某游览区的群众发现,自1977年以来,有一个外国人经常到那里登高赏月,每次都把小汽车停放在同一根电线杆下面,有时甚至停放很长时间。后经我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只电线杆上有一条军用架空明线,那个外国人利用这条架空明线,对我军用电话进行窃听的时间竟长达两年之久。
        外国间谍还在宾馆饭店等下榻之处窃听。在北京、上海、沈阳、大连、哈尔滨、南宁、银川等地,均发现外国来华人员在宾馆和饭店的房间里,把窃听器的探头插在室内电话机上窃听我有线电话。1982年,两名外国人到我国东北“旅游”,并选择沈阳某家豪华的宾馆住下,我服务人员发现,这两名外国人整整3天3夜闭门不出,窗帘也捂得丝光不露,这引起了宾馆工作人员的高度警惕。我有关部门得知此情后,立即前往调查。打开房门一看,那两个外国人光着膀子,头带耳机,正在进行电话窃听,地下、床上还摆着一些仪器和电线。在人赃俱获的情况下,这两个外国人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在窃听沈阳的市内电话。
        在我边境电话线上安装窃听装置,更是外国间谍情报机关的拿手好戏。1982年,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有关单位对哈尔滨至绥芬河一带的边境电话线路进行测试时,挖出了30多个定向窃听器。此外,在乌苏里江阿察河中还挖出敷设窃听电缆感应圈30余个。这种感应圈是用铁块或石块拴住沉在河底下的,它用两根金属导线连至设在河对岸的窃听站里,与感应线圈放大器和窃听录音机组成感应电话窃听器。当电话线路里有信号通过时,在电话线的周围就有磁场产生,于是在感应线圈里就会产生与电话线路里完全相同的感应信号。把这个感应信号进行放大,便能获得电话线路里所传送的信号。同年7月,黑龙江虎头渔场一渔民在乌苏里江的我方水域打鱼时,发现一条水下窃听电缆。我有关部门得知后,一次就拆除了偷偷在我方水域安装的水下窃听电缆2000多米。
        绥芬河车站是绥滨铁路终端与某国家接轨的车站。1985年的冬天,驻在东站的某国人员极其热情地提出要给该站办公室和休息室维修暖气设备。然而我方发现,他们在大白天竟挡着窗帘,锁着门作业,任何人不得入内,行动十分诡秘。经我方有关人员侦察发现,原来对方维修暖气设备仅仅是个幌子,安装窃听器才是真实目的。我方当即揭穿他们的阴谋,使其险恶用心未能得逞。
        有一次,我边防军捕获了一名潜入的间谍,并用电话将情况向指挥部作了汇报。事隔几天后,在一次会谈中,对方竟向我方索要这名间谍,并详细地指出此人被我方捕获的时间、地点和方法,居然和我边防站在电话里向指挥部汇报的内容完全相同。还有一次,在边境双方例行公事的会晤中,对方代表对我方翻译说:“时间到了,你该去接你的爱人和孩子了”。我方翻译惊讶万分,因为这仅仅是在会晤之前几分钟他才从电话中得知的仅限他一人知道的消息,显然这个电话又被苏方窃听了。
        在我国西藏地区的边境电话线路上,一些国家也都多次派遣特务安装窃听装置。1973年的一天,我某反特侦察部队在西藏林芒以东齐山地区执行任务时,发现了一个可疑的无线电信号。经过搜索,在一个山坡上发现了一套无线电转讯台设备。设备包括:一部无线电收讯机,一部无线电发射机,一组镍镉电池,一组太阳能电池板,一台风力发动机,以及接收和发射天线等。接收天线和发射天线都是定向天线,发射天线对着印度方向,接收天线对着我方一条电话线路。同时还发现,在距这个无线电转讯台不到两公里远的一根电线杆的横架上,有一条长方形的太阳能电池板,板上还用中文写着:“中国气象实验用”。侦察人员当即把隔电子柱拆下来检查,发现在隔电子柱里面隐藏着一套感应电话窃听器。像这样的窃听装置,在相邻的四根电线杆上一共发现了4套。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窃听事实,严酷而无情地说明外国间谍情报机关,正在依仗他们先进的窃听技术,千方百计地窃取我政治、军事、经济和科学技术等方面的秘密情报,我们必须高度警惕。叶剑英曾指出:“现代科学进步到不敢想象的程度。没有知识,没有警惕,在同敌人进行保密与窃密的斗争中,我们就要失败”。因此我们要牢固地树立起“居安思危”的思想,加强敌情观念,提高警惕,斩断敌人窃听的魔爪,为保卫祖国四化建设的顺利进行而英勇奋斗。

Tags: 间谍
  • 版权所有:辽宁省国家保密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技术支持:辽宁省工业和信息科学研究院

  • 你是第 3292767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