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保密技术 >> 内容

反窃听

时间:2005-3-8 14:40:14  
点击:4651    作者:    来源:    【字号: 】【打印

        现今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重视培养高级反窃听专家,成立专门的反窃听研究机构,研制先进的反窃听设备,借此对抗猖獗的窃听活动。20世纪60年代,联邦德国情报机关反窃听专家荷尔斯特·舒维尔克曼在莫斯科的惊险遭遇,就是窃听和反窃听激烈抗衡的一个特写镜头。
        荷尔斯特·舒维尔克曼是联邦德国的第一流反窃听专家。1964年9月,他受联邦德国派遣,以商务处三等秘书的掩护身份来到苏联,亲自清除联邦德国驻苏联使馆里的窃听网。这对舒维尔克曼来说是个稳操胜券的工作,用他那高超的技术,很快就查出了大使馆里所有的窃听器,并且还用反窃听电子装置发现了一个精巧玲珑的电子窃密仪器。这个窃密仪器连接在大使馆一台译码电讯机上,每当联邦德国将机要文件通过这架译码电讯机自动译成密码发回首都波恩时,克格勃就通过这个暗藏的电子窃密仪器将原件和译码全部窃录下来,从而截获联邦德国大使馆从苏联发出的很多极为秘密的电讯内容,并几乎破译了联邦德国大使馆的所有密码。舒维尔克曼发现了这个窃密装置,也就等于“没收”了苏联在联邦德国驻苏联使馆里进行窃密的最得心应手的工具。舒维尔克曼还和克格勃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每查到一个窃听器,就用他发明的仪器向窃听装置里输送一种高伏电流,使接收机那边正在窃听的克格勃人员被电得麻痛难忍。他的这种恶作剧使克格勃恼怒异常。
        克格勃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给他们带来麻烦的人,对荷尔斯特·舒维尔克曼当然也不例外。他们决定对这位给他们带来“严重损失”的联邦德国反窃听专家进行必要的报复。
        舒维尔克曼完成任务之后,决定利用工作之暇游览一下莫斯科,这为克格勃报复计划的实施提供了条件。
        1964年9月6日,正是舒维尔克曼准备返回波恩前两天的一个星斯日的早晨。这一天,他由大使馆的4位朋友陪同,到一个有690多年历史的坐落在莫斯科郊外的索哥尔斯克修道院去游览。在他专心地欣赏着悬挂在教堂里的一幅耶稣复活的大油画时,一个中年男子也跪在画前默默地祈祷。当他走到那个人身旁时,那个人站起来,和他擦身而过,匆匆离去。这时,他突然感到左裤腿有点湿,一瞬间,又感到那个被弄湿的地方已变得很凉很凉,凉得像冰一样,使他全身颤抖。同时,从那湿的部位发出一股烂白菜的臭味。几秒钟以后,他就痛得倒地不起了。几位同行者把这位反窃听专家扶上汽车,飞快地拉回使馆。这时舒维尔克曼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并痛苦地呻吟着。德国大使馆请来了英国大使馆的医生,医生诊断是严重的芥子气灼伤。这种芥子气又叫芥菜毒瓦斯,是一种有芥菜味的肉眼看不见的毒气。这种毒气一旦侵入人体,就能使人的皮肤糜烂,视力至盲,严重的可导致死亡。很明显,这就是克格勃对联邦德国反窃听专家所施的“惩戒性报复”。
        舒维尔克曼的病情在继续恶化。第二天一早,联邦德国大使把他送往美国大使馆进行治疗。美国医生告诉联邦德国大使说:“他的生命已危在旦夕,必须立即送入医院抢救”。但在莫斯科,哪家医院能不被克格勃控制呢?当晚,他的病情更加恶化,这使联邦德国大使十分为难:如果把他送进苏联医院,这正是克格勃所求的,他们可能用药物和诡诈的审问方法逼迫这位专家供出把俄国人的窃听器查找出来并使之失效的技术秘密;如果不进医院,舒维尔克曼的生命恐怕难保。经过再三考虑,大使决定把他送回波恩。但是莫斯科国际旅行社却诡称机票早已售完,无法搭机。实际上是克格勃在暗做手脚,不想放过他。联邦德国大使馆和苏联官方进行了历时48小时的生死攸关的交涉之后,苏联当局才让步。这样,舒维尔克曼在被芥子气灼伤,经过了3天3夜的痛苦煎熬之后,才得以搭乘经华沙的班机飞回波恩。在本国医生们的精心治疗之下,舒维尔克曼才免于一死;以后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治疗,才慢慢恢复了健康。
        虽然舒维尔克曼在康复之后很快就消失到反窃听的帷幕后面去了,但由此而引起的轩然大波却久久没有平息,因为这件事正好发生在赫鲁晓夫即将访问联邦德国的前夕。预定中的赫鲁晓夫的来访,是苏联首脑的首次来访。这次访问使人们预感到,两国外交关系的解冻可能就在眼前。然而,由于这位反窃听专家惨遭克格勃暗算一事,又使两国外交关系在可能解冻的冰层上又加了一层厚厚的冰。
        联邦德国外交部长就舒维尔克曼在莫斯科的遭遇向苏联当局提出了“最严重的抗议”,要求苏方向联邦政府及专家本人赔礼道歉。起初赫鲁晓夫故作镇静地退回了这份抗议,但是联邦德国政府的态度极为强硬,并宣布“推迟”对赫鲁晓夫的访问邀请,除非他对上述事件给予满意的答复,否则联邦德国政府将无限期推迟这次访问。联邦德国对苏联的态度如此强硬,大出赫鲁晓夫意料。12月12日,他不得不命令苏联外交部向联邦德国正式赔礼道歉。不过,这个道歉来得太迟了。两天之后,他还没有坐上出使波恩的飞机,就被勃列日涅夫、柯西金等人撵出了克里姆林宫。
        这段不算离奇的间谍风波,仅仅是窃听与反窃听斗争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这位反窃听专家使用的仪器,在20年后的今天,已被广泛应用,并且又被各国反窃听专家作了较大的改进。
        现在最常使用的反窃听器是探窃器。利用探窃器可以测出窃听发射机发出的电磁波,进而判断出埋设窃听器的位置。探窃器灵敏度很高,即使窃听发射机功率很小,探窃器也能受到窃听器发出的电磁波的感应而发出警报。
        还有一种更先进的反窃听器,它能够利用窃听器的声波将暗藏的窃听器找出来。这种反窃听器体积不大,和耳塞式收音机的体积差不多,机外附有拉杆天线、一个调频旋纽和6颗显示灯。当打开开关后,1500英尺内暗藏的窃听器都无法遁形。只要将调频旋钮慢慢旋至窃听器的发射频道,显示灯亮得越多,则表示离窃听器越近。这种反窃听器由于灵敏度高,接收能力强,在反窃听活动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此外,还有“谱分析仪”、“场强测量器”等等,也都是反窃听的极好器材。“场强测量器”是一种非常灵敏的射频测量器,只要来回调整频率,它就能侦察出窃听器发出的信号,还能显示窃听器输出的能量,亦即“场强”。如果把场强测量器装配到包括全部频率的程度,就成了一个“谱分析仪”。这种侦察仪器可以随身携带,并且因为有天线,在使用上占有优势。
        联邦德国曾发明了一种手提式无线电波频谱分析仪。用这种仪器,只要30分钟就可扫描一套房间,找出各种窃听器的所有无线电波频道。反窃听的特工人员带着这种仪器进入他们怀疑的地区时,可把天线藏在袖子里或裤腿里,或者把测量器挂在衣服盖着的皮带上。这样就可以在敌方人员的鼻子底下侦察对方是否带有窃听装置,而不致引起对方怀疑。英国的一位科学家也曾发明了一种防窃听的塑料,可用作计算机房屏障,保护通信电缆免受窃听。
        为了防止窃听,近几年,美国国防部装设了局部光纤网络。光学纤维与旧式的金属线不同,它不会放出金属线那样的信号,很难被发现。光纤也比较容易装设,且价格低廉,每英尺仅1美元左右。据说五角大楼仅此一项的费用就约为600万美元。

Tags: 窃听
  • 版权所有:辽宁省国家保密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主办:辽宁省国家保密局      承办:辽宁省国家保密局

    技术支持:辽宁省工业和信息科学研究院

  • 你是第 3131204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