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 内容

瑞士将军上钩记

时间:2005-3-10 8:44:57  
点击:2549    作者:    来源:    【字号: 】【打印

        金-路易斯·京梅尔生长在靠近德法边境的小镇比艾尔,德语和法语说得都很流利。他以为自己能成为一个勇敢有天赋的军官。为了弄到一张大学毕业文凭,取得当一名正规军军官的资格,他学习过建筑学。1937年,京梅尔作为军队的精萃分子,开始了旁人望尘莫及的职业军官生涯。
        京梅尔有着勃勃的野心,怒斥共产主义,颂扬瑞士当局的业绩,以一个忠贞不渝又才华横溢的军官名扬四处。到1957年,他当了上校,可以算是瑞士的一位显赫人物了。然而,就在这一年,京梅尔的孤芳自赏遭到一击,他被从步兵部队调到民防军队。他感到军人生涯快要结束了。孩提时的宿愿即将落空。
        1959年,京梅尔在一次为各国武官举行的午宴上,结识苏联空军武官瓦西里·邓尼桑柯上校,据说此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英雄战斗机飞行员。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京梅尔把他看作是最亲密的朋友之一。
        1962年由于一位将军退休,留出了一个准将的空位,京梅尔指望能够得到提升。可是,事与愿违,提升的却是他的一位私敌。这对他来说,无疑又是沉重的一击。苏联情报部门立即抓住了这一机会。一次,邓尼桑柯向京梅尔表示,他想结识一些瑞士军官,问他有没有瑞士军官们的私人电话号码和地址,能否为朋友帮个忙。几天后的一个夜里,京梅尔把一份有价值的电话薄交给邓尼桑柯。他们都明白,这是违反了军队的规定,触犯了瑞士宪法的。
        这是一个突破。过后,邓尼桑柯把一个装有银行支票的信封递给京梅尔。京梅尔象是心灵受到刺伤一样,把信封掷到地上,吼叫着:“我是不能被收买的!”邓尼桑柯赶快向他赔礼道歉。以后,苏联人再没有给过他钱,但也没有因此放弃向他索取秘密情报。京梅尔好似要拚命维护自己的清高,显示自己的才能,每次都满足苏联人的要求。他那出色的记忆,使他能够说出无法偷出的文件内容,也由于学过建筑他能画出军事设施和装备的准确而又详细的草图。
        1969年1月,军方晋升京梅尔为准将,并让他指挥全国的民防部队。这项任命,一下子驱走了京梅尔过去那种怀才不遇的忧郁心情,他决定从此与俄国人一刀两断,开始一种新的生活。就在这年4月,另一名苏联上校武官弗拉吉米尔·斯托洛比茨基来到瑞士,要挟京梅尔将军。当京梅尔声称要终止和苏联人的秘密关系时,斯托洛比茨基却冷冷的威胁说要告他。
        在威逼之下,京梅尔说出了一切。战时动员和应急计划,空军和导弹基地的准确位置,瑞士花费大量金钱精心构筑的秘密工事,军需仓库,指挥中心,这一切重大秘密统统被泄露了。
        1975年京梅尔退休了,在退休前,他交给苏联人最后一份情报。1976年8月京梅尔被逮捕,老老实实地将构成叛国罪的大概情况交待了出来。1977年6月,瑞士法院判处京梅尔18年徒刑,并“降级开除军籍”。

Tags: 将军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辽宁省国家保密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技术支持:辽宁省工业和信息科学研究院

  • 你是第 3694016 位访问者